传销案例 传销曝光 反传公告 传销影视 反传销专栏 反传新闻 法律法规 打传动态 热会热点 反传故事 南派传销 北派传销

律师普及有关传销法律知识!

2021-04-16 19:34:04
  构建传销活动组织者、领导者发展下线层级图对传销犯罪辩护的作用
 
  按照《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在确因客观条件的限制无法逐一收集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的言词证据的,可以结合依法收集并查证属实的缴纳、支付费用及计酬、返利记录,视听资料,传销人员关系图等综合认定参与传销的人数、层级数等犯罪事实。
 
  这说明传销人员关系图在内的证据在办案机关的实务操作中是综合认定人数和层级的材料之一。
 
  部分传销案件中,可能缺乏网络传销系统的后台服务器数据的情形,使得侦查机关难以通过电子数据的提取和固定来还原传销活动人员在传销组织中的层级、人数等重要案件事实。对于此类案件,确认组织者、领导者所发展人员数量和层级结构的证据主要依靠的是口供。
 
  而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于口供(包括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这类言辞证据,有着专门的审查规则。如果在办理主要依靠言辞证据来认定案件事实的传销案件过程中,紧紧抓住审查和认定的“规则”,则更容易辩护工作的开展和效果的实现,接下来从本律师办理的一个传销案件的角度展示构建传销活动组织者、领导者发展下线层级图对传销犯罪辩护的作用。
 
  本律师最近办理一起网络传销案件,侦查机关收集的证据材料中,主要是我方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部分证人证言,而转账记录均显示与我方被告人无关,并且服务器数据缺失。此种情形下,依靠言辞证据还原的层级和人数案件事实成为了认定被告人有罪无罪的关键。
 
  为了梳理清楚案件中的人数和层级关系,方便制定辩护策略,本律师根据口供绘制了如下层级和人数结构图:
 
  经过梳理,本律师发现虽然言辞证据中涉及的人数众多,但是仍然无法证实被告人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数超过30人的结论,以及传销组织的层级已经达到了三层及以上。而是否形成了三个层级是关乎无罪与否的关键,而该图的绘制就为后续制定无罪辩护策略提供了可能。
 
  具体分析如下:
  第一,图示结构图,无法证实被告人所在传销组织已经形成三级结构
 
  被告人之下的郝某、李某、张某、刘某都是被告人个人供述的下层人员且郝某、张某均陈述上线是被告人本人,因此,该层级可以算为第二层级,是否存在第三层级则是认定的关键。
 
  理由一:郝某个人陈述自己并未直接或间接发展任何下线,郝某下层的吴某、靳某等人仅仅是单方面陈述是郝某下线,按照司法解释的审查认定“规则”,该部分证人证言没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是无法认定案件事实的,因此,从郝某的角度考虑,无法形成三级以上结构。
 
  理由二:被告人虽然供述李某属于其下线,但是李某个人陈述并不能确定上线就是被告人,两人之间供述和陈述无法相互印证,只有被告人供述,按照刑诉法“规则”是不能得出被告人的下线包含李某的。因此,从李某的角度考虑,第二层的级别都无法认定,更不论第三级的认定。
 
  理由三:张某和被告人之间的供述相互印证,第二层级的关系可以得到确认,接下来就要看第三层级,张某个人陈述了自己直推的6名人员,但是侦查机关并未针对该6人制作笔录,也无其他证据验证张某供述的6人真实存在。同时,在张某的供述范围之外,有郭某香、张某卫等二人分别供述上线是刘某、付某且该两人的上线是张某,但是该部分证人证言也属于一面之词,缺乏证据印证,无法得出唯一结论。因此依靠现有的证据同样无法得出第三层级的存在。
 
  理由四:刘某涉嫌其他犯罪被判刑关押,侦查机关未针对其本人搜集言辞证据且杨某、任某也只是个人陈述上线是刘某,同样面临着证人证言缺乏其他证据印证的核心问题,同样无法从刘某处得出已经形成三个层级的结论。
 
  第二,图示结构图,无法证实被告人在传销组织中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数量达到30人
 
  虽然按照既有的司法解释和相关解读,认定所谓30人的规定是指整个传销组织的参与人数而非行为人个人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数达到30人,但是本律师认为为了更好的区分不同行为人之间的责任大小,还是有必要按照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多少予以区分。而在本律师办理的上图案件中,恰恰存在一部分虽然属于传销组织但是无证据证实与本案被告人有任何关联的参与人员。
 
  正如图中所示,黄颜色的参与人员的陈述,均提及了各自的上线,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上线可以指向被告人,因此仅仅能得出该部分人员参与传销组织的结论,但是无法得出该部分人员与被告人相关的结论。如果案件中将该部分人员不加以区分,直接认定与被告人相关则存在将本来应该由其他人员承担的刑事责任“转嫁”给本案被告人的可能性,造成量刑不公。因此,基于此种考虑,本律师认为,在辩护工作中有必要厘清被告人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并且将与被告人无关联的参与人员予以区分,以避免承担“多余”的责任。
 
  基于前文第一点的分析,由于言辞证据缺乏其他证据印证,同样不能将不能确定的人员认定为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人员中去,因此,同样可以得出被告人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不超过30人的结论。
 
  综上所述,本律师在该案件中提出了如上理由,通过不同角度的分析均可以得出本案并未形成三个层级的事实,也能得出直接发展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不超过30人的结论。基于以上结构图的内容,可以制定更准确的辩护策略或提出有针对性的辩护意见。
 
  本文是车冲律师结合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等资金盘、杀猪盘案件的实务经验总结所得,希望对该类涉案人员的刑事辩护工作有所帮助。
 
  图文皆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联系本网删除!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02-2025 李先生反传销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津ICP备20000171号-2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 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

  •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

  • 解救咨询

    解救QQ

  • 解救咨询

    解救微信

  • 取消

    扫码添加天域反传销网微信号

    扫码支持
    微信咨询:17172222567